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走着走着,两人就来到了学校后面的教师宿舍。

    这一路都还好,没有碰到熟人,毕竟已过去两年,学校里面来了很多新的同学,又在上课时间,并没有碰到熟人。

    凌怡然带着瑞清直接走到一栋楼下,正好碰见下楼的一个老师。

    看见她,老师抬了抬眼镜,有些不敢相信的说:“是怡然回来了吗?好多年没见你了,这两年你跑哪里去了?”

    “秦阿姨好!”凌怡然对于这个老师点点头,拉着瑞清走进了大楼。

    秦老师本来想多问几句,见他们走得匆忙,自己又赶着上课,就没有继续问了。

    爷爷的宿舍大楼并不是电梯公寓,而是老式的房屋,一共六层,爷爷住在第六层,楼顶还有爷爷弄出来的小花园,是属于他们家的。

    凌怡然和瑞清爬到了六楼,她本来想敲门的,手放在门上,又缩了回来。

    “别担心,有我在。”瑞清从后面捏住她的手,发现她的小手有些冰凉,他轻轻的捏了捏她的手,让她安心。

    凌怡然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内心的激动,这才轻轻敲门。

    “咚咚咚”

    敲了几分钟,也没见有人来开门,两人互相看一眼,难道屋里没人?

    凌怡然不得不从背包里面找出一个钥匙,那是她从那边带过来唯一的一件东西,其他的东西都在森林里面丢了,唯独这个钥匙,她一直留在身上。

    这个钥匙,是开爷爷家门的,开爸爸家门的钥匙,曾经被她扔掉。

    但她知道,爷爷家里有一把爸爸家的钥匙,爸爸曾经对她讲过,无论她什么时候回来,爸爸都是欢迎她的,可是她不愿意在那个家呆。

    听着钥匙转动的声音,凌怡然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门缓缓被打开了,熟悉的一切映入眼帘,屋里的摆设没有一点儿改变,她带着瑞清走了进去。

    屋里有她非常熟悉的味道,那是爷爷的味道,以前或许她闻不到,可是现在她觉得自己灵敏了很多,她闻到了爷爷的味道。

    瑞清仔细的打量着屋里,这就是她生活的家,屋里的一切和他们那边的都不相同,连红木做的椅子都非常漂亮,比他们那边的做工还要精细。

    但其实他不知道,这边都不是用人工雕刻的,大部分都是机器压制的。

    “怡然,屋里面好像有人。”瑞清第一个察觉到,在另外一个房间里面有人。

    凌怡然正在关门的手顿了一下,爷爷在家里?那他为什么没有来开门,难道他生病了?

    她把门关上,快步走进爷爷的房间。

    果然,爷爷躺在床上,两年不见,爷爷苍老了很多,以前的头发只有少量的白发,可现在却是满头的白发,皮肤也皱在了一起,显得很苍老。

    他的脸色有些不太正常,凌怡然赶紧走过去,摸着爷爷的额头,发现他正在发烧。

    屋里充斥着酒味,看来爷爷喝了酒。

    在床头柜上,有几盒药。

    有爷爷常吃的胃药,还有一些感冒药。

    吃感冒药本来要戒酒的,可是爷爷却喝了酒,看得出来他很伤心。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