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凌怡然和瑞清眼睛一闭一睁,就出现在一个黑暗的洞穴里面。

    以她现在的视力,可以完全看清楚洞里的一切,这是一个天然的洞穴,里面甚至还可以听到滴水的声音。

    不对,凌怡然拉着瑞清的手往前面走了几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山洞口,而外面的景色有几分熟悉。

    “我们过来了吗?”瑞清显然有些紧张,并不是因为来到陌生的世界,而是因为要见到她的家人了。

    “很有可能,我们到洞口那里去看一看吧!”凌怡然拉着他的手往前面跑了一小段距离,很快就出了洞口。

    洞外的景色和她心里的景色有些不同,但她却可以肯定,这就是小黑猫带她穿越过去的那个洞。

    以前他们来这里游玩的时候是春天,满地的野花开得很鲜艳,树林的树木有很多的小鸟到处飞,这是城市边缘的一个郊外山坡。

    算算时间,她也有四年多时间没回来了,而一回来看到的景象却是秋天,树叶黄了,草地也黄了,树林里面没有小鸟,有的,只是轰隆隆的机器声音。

    凌怡然抬眼辽望整个山,在山脚下不远处的地方,以前那里是一片荒芜,而现在有无数的机器正在那里运作,看到这些,她顿时感觉很亲切。

    她回来了,她终于回来了。

    虽然这里有很大的改变,但她可以肯定自己回来了。

    怡然带着喜悦的笑脸,回头对瑞清点点头。

    瑞清身后背着一个很大的丝绸包,里面带着很多礼物,两人都穿着夏天的丝绸衣服,虽然此刻感觉不那么冷,但是想着现在是秋天,为了应景,他们把包裹里面的厚衣服拿出来穿上,都是丝绸的,除此之外就是兽皮。

    瑞清拿了一件白色的兽皮马褂给她穿上,这样穿起来,让他们不显得与世隔绝。

    背起包裹,他们很快下了山。

    到山下的工地上问路,工人们给他们指了,在前面不远处有公交站,可是两人根本就没有公交卡,也没有钱。

    凌怡然不得不在一个工头那里,用一张兽皮换了几百块钱。

    拿着钱,两人马不停蹄的往家里赶。

    坐在公交车上的时候,虽然他们已经很注重形象,可是他们的穿着打扮还是引来了众人的纷纷侧目。

    “怡然,刚刚那个人说要开采这片山是什么意思?”瑞清显然没有被人盯着的觉悟,他心里一直念叨的是,那些人会不会把他们过来的那个山洞给封了,那他们到时候怎么回去?

    “嗯,好像是说这边上已经被他们买下来,至于会不会开采那个洞口,我也不是很清楚,到时候我们回去再查一查吧!”凌怡然皱着眉头,摇摇头。

    其实她何尝不担心自己回家的路被别人封掉,可是她没有钱,爷爷更没有钱,如果他们真的要开采那片山,她就只有去求她爸爸。

    “你也不用紧张,我会一边找资料,一边赚钱的。”瑞清给她把耳边的头发捋了捋,露出她白皙的脸庞。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