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季轻舞在家里和慕辰耀过得顺风顺水,简直不要太滋润,过了几天,她终于想起了银凤,本着女人都是有事业的,季轻舞就溜着一小包去银凤看看倾溪。

    至于郝仁。

    想到他,季轻舞便忍不住心里一阵忧郁。

    这都已经半个多月了,他怎么还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雷欧那里也是,就是慕辰耀也找不到他在哪里。

    仿佛这么一个人凭空消失了一眼。

    季轻舞握紧手心,眼神闪过一丝坚定。

    不管如何,一定要找到郝仁!

    而当季轻舞去了银凤之后,竟然发现倾溪也不见了。

    这下子季轻舞还真是目瞪口呆,什么话都讲不出来了。

    银凤里面可以管事的全都不见了,这都是怎么回事?

    其实要说起来,倾溪还真是可以用一个倒霉透顶来形容。

    倾溪这阵子疯狂迷恋着一家很是甜美的蛋糕店,因为服务态度热情和糕点好吃而著名,店长人也非常好,倾溪没有更满意的了。

    只是有一点很可惜,就是这家蛋糕店实在是有点远而且有点偏僻,离倾溪的银凤足足多了五条街的距离,属于那种公交车行驶不到,打的又很浪费的距离。

    所以倾溪决定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更主要的是为了自己的钱包,每天都是坚持着走到那家蛋糕店去的。

    这一天自然也不例外,倾溪记得这一天的天气还特别好,太阳也不是很灼热,晒在身上暖洋洋的。

    她一下班,就像是以前的样子,一路走着去蛋糕店打算去买一个小蛋糕回去。

    但是,就在她走在马路上的时候,却是看见一个穿着小夹克,看上去鬼鬼祟祟的男人等在一旁的路边,倾溪不自觉的皱起眉毛,脚步也慢慢停了下来,默默的站在原地上偷偷的观察着那个小青年。

    那个小青年倒是没有注意到旁边有个人一直盯着自己看,他正在仔细的看着前面的人群,有些紧张,但是却是强自装作镇定的样子。

    这个家伙,一看就知道不对劲!

    倾溪眯起眼,有些得意,因为她以前的时候就喜欢这种侦探小说,尤其是对于一些人的感觉很是准确,所以她也比较平常人更加淡淡敏锐一点。

    但是……倾溪一看那个小青年紧张兮兮的样子,顿时觉得有些无语:这个家伙,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新手吧?这么明显。

    但是毕竟没有现场抓获的证据,她总不能现在就冲上去把人家抓住硬说他是一个小偷吧?估计这样的话,被扭送到派出所的反倒是她自己了。

    在倾溪守株待兔的注视等待下,那个小青年终于开始行动了。只见他慢慢走到人流的中间,装作路过一般,慢慢的跟在了一个女人的后面。

    那个女人大概三十四五岁穿着大花裙,胖嘟嘟的,看上去十分富态,脖子上还挂着一条金链子,手臂上挂着一个小包包,甚至还一点儿都没有防备的裂开了一条口子。

    倾溪顿时觉得有些无语,这一看就知道是个最好宰的小绵羊嘛!

    估计那个小青年也是这样想的,只见他慢慢的靠近了那个富婆,装作不小心的样子撞了富婆一下,然后连连道歉,富婆很是嫌弃的甩了他一个白眼,然后用手弹了弹自己被撞到的衣服,甚至还不屑的轻哼了一声。

    她当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包包里面的钱夹早就已经在那一撞之下被小青年给顺走了。

    但是,这一切富婆没有看见,倾溪却是全部都看在了眼里。

    眼见着小青年就要径自离开,倾溪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吼了一句:“有小偷啊——”

    这一叫之下,那个小青年毕竟是做贼心虚,立刻拔腿就跑。那个富婆也终于明白过来,也尖叫了一声,几乎快要飙出了一个海豚音。

    倾溪被那个富婆的尖叫吓的全身一个哆嗦,就连追着那个小青年的脚步都顿了一下,差点没摔倒。

    这一段时间,她可不是以前那个柔柔弱弱的倾溪了,因为她现在是半个银凤老板,所以很多事情其实都不用她出面,于是她就每天待在吧台上凑个热闹而已。

    后来,大概是郝仁看她实在是太闲了,他又有一个老师在教导他,于是瞬间也就带一下倾溪。

    倾溪其实是个非常聪明的女孩子,稍微学几下就已经学的有模有样了。

    郝仁都忍不住有些惊叹。

    只不过倾溪力气不太足,所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