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用麻烦你,你把刀借给我就行。”凌怡然没想到第一瑞清真的有刀,不过她要切的肉对于他来说,太小了,所以她想自己动手。

    “我是用爪子切肉的,这个爪子不能借你。”第一瑞清伸出手掌给凌怡然看。

    只见第一瑞清的手指甲突然变长,变成薄薄的,像刀片一样,看起来锋利无比。

    “啊,这就是你的刀呀?”

    凌怡然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过为了今晚不饿肚子,她还是小声的说道:“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把这个蛇肉切成,像我手指一样大小的细条,有这么多就行了。”

    凌怡然指着一段蛇肉上的一个点,大概就一个手机的长度。

    第一瑞清狐疑地看着她,小雌性没有指错位置吗?这么一点肉怎么够她吃?

    不过他没有问出口,只是默默的帮凌怡然把蛇肉切成她要的大小。

    趁对方切肉的时候,凌怡然到旁边的一棵小树上,找了一些小树枝下来。

    回头看见树叶上,大小、长短不一的蛇肉,凌怡然知道第一瑞清以前肯定从来没干过这事,还真是难为他了。

    她感激的看了第一瑞清一眼,在他拿出来的那个石头里面,用树枝剔了一些盐出来,撒在蛇肉上,均匀地拌了拌。

    这石头她早就发现是一个装东西的,刚刚给第一瑞清烤肉的时候,她就尝了一下,知道里面装的是盐。

    她把小树枝拿到河边去洗了洗,把一头磨尖,拿起蛇肉穿起来,穿了二十串之后,凌怡然开始烤了。

    第一瑞清皱眉看着小雌性高兴的忙来忙去,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麻烦,明明一大坨蛇很快就可以烤好,吃起来也比生肉好吃,可她把蛇肉弄得这样细小,就她手上那一大把小蛇肉丝,还不够他一口吃掉。

    雌性就是麻烦,第一瑞清总结到。

    凌怡然其实从来没有自己烤过烧烤,不过她和闺蜜在烧烤店吃过几次烧烤,见识过他们是如何烤肉的,所以现学现做,很快烤好手里的肉串,闻着香香的肉串,心想如果再来一点孜然就好了。

    凌怡然把烤好的肉串分了一半,递给第一瑞清,“你尝尝我的手艺。”

    第一瑞清看着面前的肉串,心想,小雌性烤了那么久也不知好不好吃,不过看着没有糊,闻着淡淡的肉香,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肉串。

    见小雌性小心翼翼的拿一根肉串放在嘴里,小口小口的咬着树枝上面的肉,第一瑞清加深了雌性就是麻烦,这个印象。

    他轻咬着树枝上的肉,把树枝往外一拉,一条肉丝,钻进了他的嘴。

    咦,好吃啊!

    第一瑞清忍不住瞪大了眼,然后快速把剩下的九根肉串全部吃完。

    这个烤肉是全部熟透的肉,没有一点焦糊味,香嫩可口,非常好吃,不过最不满意的是这肉丝太小了,按照他的饭量,估计烤一天也吃不饱,不过平时拿来打打牙祭还是可以的。

    凌怡然喵了一眼第一瑞清,就知道他会觉得好吃,她不由会心一笑,准备快速吃完手里的肉串,继续烤。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