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本来想找点陶泥,做一些陶瓷出来用,可是她把附近都找遍了,也没找到能做陶瓷的泥巴,这事也就耽误下来,第一瑞清每天忙着在外打猎,根本不带她,她也不敢一个人出去。

    前几天她一个人想走远一点的地方去看看,还没有穿过东边那个树林,就被一头野猪追了回来,也幸好遇见的是野猪,而不是其它猛兽,她才躲过一劫,后来再也不敢离开这个草坪一步,甚至连小树林她都很少去,除了每天去捡几次柴。

    岩洞下面柴房的柴,是第一瑞清平时无事的时候捡的,他让她直接拿着用,可凌怡然认为,还是自己去捡好一些,那柴是第一瑞清留着下雨时候用的。

    “午饭吃烤肉算了。”凌怡然一边捡柴,一边想着。

    石板烤肉她已经吃烦了,晚上等第一瑞清回来,她想,要不要换个新花样,做点别的美食来吃?

    做什么好呢?

    她来到这个世界,除了烤肉,石板烤肉,还真没吃过别的东西,第一瑞清连个可以炖肉的锅都没有,她是巧妇无锅,对了,也无米。

    第一瑞清说米很昂贵,要许多兽皮才可以换到一点米,所以凌怡然放弃了吃米。

    树林里面的野菜已经被她踩光了,她也不敢去远一点的地方,心想,明天一定要第一瑞清带她出去,采集一些食材回来。

    抱着一堆干柴往回走,远远的就看见,那只大白兔又在拖兽皮,她把柴抱到河边放下,才捡起一根柴棒去追兔子。

    这兔子很讨厌,随时趁她不注意来拖兽皮,不过就算它有那么大体型,可力量始终有限,所以磨了半天也没走多远,凌怡然很快就追上它。

    不过,她再怎么跑,也跑不过兔子。

    把兽皮拖回来,凌怡然就串肉串。

    用火石把刚刚捡的柴点燃。

    干草很快被点燃,她放了一些小树枝在上面,看着小树枝被引燃,她才放上那些大木枝,等青烟过去,就可以烤肉了。

    这时候,那只大白兔又窜了出来,这次它没有拖兽皮,而是蹲着不远处,看着凌怡然烤肉。

    说起这只兔子,也是因为凌怡然烤肉的香味吸引过来的,自从那天凌怡然给它吃了两根肉串,它就时常来草坪捣乱。

    那天,凌怡然真的只是想逗弄一下它,她一直知道兔子只吃草不吃肉,正好她手里的肉串吃不完,可剩下两根,留着又不好,于是她就扔给了那只大白兔,谁知到这只大白兔居然会吃肉,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每天凌怡然烤肉的时候,它必然会守在旁边。

    不过第一瑞清要是在家的话,它绝对不会出现,可能它也怕第一瑞清吧!

    可恨的是,这兔子除了吃肉,它还喜欢拖兽皮,凌怡然小胳膊小腿的怎么追的上兔子,那兔子就好像是逗弄她玩一样,两人就这样追逐着,可凌怡然不喜欢啊!简直就是烦不胜烦。

    这都是自己惹的事,凌怡然觉得无比头疼,却无可奈何。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