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老大,那官兵实在是太可恶了,要不是他来了,那些人可都跟着我们走,现在倒好,就来了一半。”

    说话的人是跟随臧霸从泰山郡一路跟随而来的心腹,因为徐义的出让他们白白损失了数十名手下,这哪能让他不气。

    臧霸却摇了摇头说道“天命如此,不必介怀,随他们去吧。”

    “不是,老大,你原本不是很看好那个楚飞吗,结果怎么样,还不是抛弃了手下自己跑了,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个笑面虎,名声那么响,还以为是什么侠义之士,没想到会是这种人。”

    听到这话,臧霸哈哈一笑说道“这你可就错了,此战张兴必败。”

    “嗯,啊?”

    那人愣住了,张兴必败?官兵都投降了好不好。

    臧霸知道他心中的疑惑,所有看了一下,低声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此人虽然看上去几天没吃饭了,可脸上却是干净的,一个连饭都吃不上的人还会在意脸上干不干净?而且投降的人应该是什么状态?恐怕在张兴拔尖那会就怕的说不出话来了,这样的人心中必定是有绝对的信心。话又说回来了,那楚飞做了那些事情,你也知道,一件可能是运气好,但两件,三件呢?明明有着可以突围的机会,却选择死守不出宁愿饿死,你能信?”

    这一番推论下来,那人顿时恍然。

    “我了个亲娘嘞,这里面还有这么多道道,这是神了。”

    他对臧霸翘起了大拇指,心中佩服的五体投地。

    “行了,走吧,这话别出去乱说,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臧霸微微一笑,随之带人离去。

    张兴等到臧霸离开便急匆匆的开始对徐义审问。

    “楚飞往哪逃了?逃了多久?是怎么逃的?”

    他所在的这片树林虽然离山寨很远,却正好能看到山寨外的情况。

    而且为了防止官兵悄无声息的逃走,山寨四周都有埋伏,虽然人不多,官兵逃跑却还是能发现的。

    楚飞并不知道这一点那是以为山寨四周那些是疑兵,表面声势浩大,其实并没有多少人。

    “你得保证不杀我!”

    徐义索性豁出去了,挺直了身板说道。

    看到徐义这幅神情,张兴反而相信了几分。

    “哼,你没资格跟我讨价还价,更何况我如何相信你。”

    徐义闻言眉头一皱说道“我堂兄乃是青州都尉徐德,把我安排在楚飞麾下就是为了打探他的情报,若有机会将其处之,此时整个临淄城谁人不知。你若将我杀了,那我堂兄必定会替我报仇,到时候就不是百人军队,而是千人。”

    “嗯?”

    张兴眉头一皱,心中想道。

    ‘此人看似不似说假,若当真是徐德的堂弟,那还真不能就这么杀了,只需走脱一人,那徐德便会知道,到时候哪怕只派小股兵力来犯,也够让我头疼的。只不过不知道两人的关系到底如何。哎,算了,便饶他一条狗命又如何。’

    想到这,张兴脸上立马浮现出了笑容。

    “原来是徐都尉的堂弟,失敬失敬,既然如此那便是一家人,放心,我绝不会害你性命,把楚飞的行踪和寨内的情况告诉我吧。”

    徐义闻言心中暗骂,徐德徐德,去T娘D徐德,为什么所有人都知道徐德却不知道我徐义,凭什么?

    他心里虽然暗骂,可却不敢表现出来,反而是扬起了头,鄙视的看了张兴一眼,仿佛是在说谁跟你是一家人,随之一脸高傲的说道“告诉你也无妨,不过我也两天没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