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轰隆隆…

    天空一声惊雷…

    都说万物生长来源于春雨,而春天的第一个雷却是惊蛰,让冬眠的小动物们可以早早的醒过来。

    但这个雷对于凌怡然来说,却是改变她一生命运的惊蛰。

    伴随着这个雷声和雷电,凌怡然掉入了一个池子里,溅起了几米高的水花。

    按理说从天空中被雷劈下来,她应该昏迷不醒,可她此时却无比清醒。

    哗的一下,脑袋浮出水面,她噗的一声喷了一大口水出去。

    等她吐完刚刚呛在嘴里的那口水,却见自己对面站立着一个裸体的白发男子。

    他眼睛瞪得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对面的她,不明白她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洗澡池里,立体的五官除了惊骇,更多的是愤怒,因为凌怡然吐的那口水,正好喷在他的脸上。

    “啊,对不起啊!我刚刚不是故意的。”凌怡然打着哈哈,连忙用手去摸他脸上的水珠。

    帅哥啊,大帅哥,不摸白不摸。

    第一瑞清看着伸过来的爪子,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对方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脸,细嫩的小手接触到自己的皮肤,一种异样的心里,突然萌发出来,他发现他并不排斥这个雌性摸他的脸,虽然他向来不喜欢和任何雌性有一丝亲密的接触。

    “好了,已经没有水珠了。”凌怡然斜着脑袋,笑眯眯的看着对方。

    自己虽然不是什么花痴女,不过这么好看的俊颜,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光洁皙白的脸颊,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几丝白发贴在上面,彰显出霸气凌然;长睫下面是一双金色瞳孔,里面倒映着自己的身影;高挺的鼻;削薄轻抿的唇,一看就是一个混血王子。

    “雌性!”男子的声音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那王者般气息压迫着凌怡然,让她不由得后退一步,这才发现对方和自己都在水池里。

    “那个,对不起啊,我就不打扰尊驾洗澡了。”凌怡然边说边向水池边滑去,对于男子所说的雌性根本没时间去理解。

    果然好看的男人都霸气,刚刚对方一个气势,就让她有一种遇见王者的感觉,她还是先离开这个危险的男人,再去考虑自己现在身在何处。

    第一瑞清看着她的动作,勾了勾嘴角,并没有出声阻止,像是看好戏般的,浮在水面等待雌性回来。

    凌怡然快速爬出池子,见男人并不阻止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拔腿就向外面跑。

    这个池子四面围绕着巨树,凌怡然随便找了一个方向,往树林里面钻去。

    没跑几步,她差一点踩到一只兔子,不过那兔子一见她,嗖的一下钻进了洞里面,心里虽然有诸多疑惑,不过,她不敢停下来。

    跑了十多分钟,她才停下,观察四周的环境,高耸入云的千年古树,树木的枝梢交错,茂盛的树叶如碧云,遮住了蓝天白云;地面有些灌木丛,上面有巨大的蚂蚁,正在到处找食物,所有的一切都标志着这里是原始森林。

    作者君:新文求收藏,求推荐,求包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