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冬至遥遥仰望龙深, 听见他道:“我说过, 让你不要过来。”

    “你在这里,我怎么可能不过来?”

    冬至笑了一下,刚才在深渊里召来天雷破开魔气,他的精神气力都消耗得差不多,连说话也带着喘息, 但语气神情却都十分平静, 远比他跃入深渊地狱时要冷静得多。

    若说刚进来时还有对死亡与未知的恐惧, 这种恐惧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没有被魔气击垮, 最终见到龙深而彻底消失。

    “师父, 我来带你回家。”

    龙深半天没有说话,许久之后, 才终于露出一个近乎诡异的笑容, 虽然这个笑容在离得很远时,冬至无法看清, 但对方妖异古怪,与刚才截然不同的语调, 他却立刻能辨认得出,此刻说话的不是龙深。

    又或者说, 龙深吸收一半魔气之后, 刚刚苏醒过来的波卑夜正好接管了他的身体,但或许是龙深的意志力太强,或许是波卑夜的力量此刻还不足以称霸整个深渊, 那位可怕的魔王现在还未能完全控制那具身躯,但留给他的时间也不多了,再拖下去,龙深肯定会继续虚弱下去。

    想及此,冬至不再犹豫,抬步踏上台阶,稳稳落步,一步步往上。

    魔气呼啸而来,又被他一剑斩开,弥漫笼罩在台阶上的重重魔障,就这样被一剑又一剑破开缺口。

    深渊之中没有光,所有光都来自于长守剑的剑光,那像是漫漫长夜中一道光,偶尔强盛,偶尔微弱,却永不熄灭,在狂风中屹立不倒,在暴雨里历经摧折。

    微光化为幼苗,又最终成长为参天大树,遮挡一方风雨,也护住曾经扶持幼苗长大的人。

    龙深望着远处拾阶而上的人影,半边嘴角微微扬起,安宁的眼神里微光荡漾,似藏千万星海。

    “等他来到你面前,我就用你的身体,亲手杀了他,这样是不是更有趣?”波卑夜如是说道。

    “你做不到。”龙深淡淡道,“如果你可以完全操控我的身体,我早就不存在了。”

    他绝不认为此刻在他身体里的这位天魔本尊是什么善类,对方之所以没有动手,不是因为怜悯或好玩,而是因为对方还没有足够的力量。

    这听起来似乎有点滑稽,但事实如此,八方伏魔阵存在的意义,不仅是封住深渊与人间的通道,更有镇压削弱魔气的作用,波卑夜在深渊中沉睡这么多年,因通道打开,与世间阳气生机连接而醒来,本该气势磅礴重掌深渊地狱,但事情却在龙深身上出了意外。

    龙深在阵眼以自身为容器,吸收了几乎所有逃逸出去的魔气,虽然濒临失控边缘,但当时力量已经极为强大,他怕自己失去理智之后反成祸害,所以选择跳下深渊,化解这场劫难。

    从纵身一跃的那时起,他就没想过出去。

    谁知误打误撞,这个决定,反而压制了苏醒过来的天魔。

    因为波卑夜想去人间世界,但因天道规则所限,它注定无法以本体出现,只能借助龙深的躯壳,但等它与龙深合体之后才发现,此人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好控制,龙深拥有的魔气与他不相上下,意志力更是强大,双方僵持不下,波卑夜的力量被压制,但龙深也无力驱赶波卑夜。

    这就是为什么冬至和鱼不悔他们犹有挣扎的余地,龙深在受制于波卑夜的同时,也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他们。

    但随着在深渊地狱的时间越来越长,龙深也只会越来越虚弱,这具身体的控制权,最终将被波卑夜彻底夺走,届时恢复所有力量,而又拥有人类躯壳的天魔波卑夜,才将会是真正的恐怖魔王。

    黑色魔气在周围翻涌不休,咆哮怒号,龙深现在被魔气深入侵蚀之后,几乎不用刻意去感受,就能听见这些魔气的心音,充满了无数黑暗欲望的波动,能够令任何正常人类瞬间陷入癫狂。

    “看他的挣扎多么徒劳!”波卑夜笑吟吟望着冬至举步维艰的身影。

    他抬手朝虚空一点,魔气从指尖涌出,在半空幻化为一只漆黑的凤凰,本该绚丽的尾羽划了个圈,留下的却是狂风般朝冬至席卷而去的魔气。

    被剑光劈开的魔气之后,一只浑身漆黑的凤凰从天而降,向冬至汹汹扑来。

    凤凰身上的魔压远比刚才更加浓郁,那是波卑夜从自身分化出来的一部分魔气,属于远古深渊之力,以龙深全盛之力,对付起来尚且有些棘手,更不要说此刻只剩一人势单力孤。

    但冬至不为所动,依旧挥剑正面迎上,步天罡气聚于剑身,剑气与凤凰口中喷出的黑火相撞,霎时迸出剧烈震荡的动静!

    ……

    鱼不悔慢慢走向那棵桃花树,熟悉的情景再度勾起他内心最深重的愧意,勾起对故人的回忆,但柳四更多的是戒备,对他而言,桃树不是同类,而是已经魔化,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异物。

    树下站着一个人,白色衣裳,束发高髻,面容清隽,带着微微笑意,似等候已久。

    “鱼肠剑,好久不见。”对方道,视线落在柳四身上,诧异道,“没想到还能在这里遇见有缘人。”

    柳四一怔:“从何说起?”

    桃树笑道:“难道你不也是树木所化吗?要不是看见你,我都快忘了我的原形也与你一样。”

    柳四没有同类相逢的惊喜,反而拧起眉头。

    在他看来,桃树是根据鱼不悔记忆幻化出来的魔物,是鱼不悔的心魔,它也许对鱼不悔的过去了如指掌,却不可能知道柳四的来历。

    柳四忍不住开始怀疑自己刚才的判断。

    “你还是桃树吗?”他问对方。

    白衣人含笑:“世间一点魔念未熄,魔物就等于永生不死,当初鱼肠剑虽然杀了我,但我化魔之后,不入轮回,无法转世投胎,做树做人,都求而不得,只好继续留在这深渊之中,等待有朝一日,能有人想起我,前来救我脱离苦海。”

    对方说罢,顿了一顿,温和地问:“你们是来救我的吗?”

    既然是魔物,那就没有什么可说的,柳四道:“过往种种,阴差阳错,非谁人所愿,鱼不悔欠你的,已经还给你了。”

    “还?”

    桃树像是听见什么笑话,温和神色消失无踪,露出一种近似嘲讽的表情。

    “他拿什么还!如果不是为了救他,我不会毁掉半生修为,如果没有修为受损,后来我也能及时脱身,不至于被人一把火烧了!我自落地生根,成长于天地间,庇护了多少在枝叶间栖息的生灵,为多少人遮风挡雨,我从来没亏欠过谁,为什么却要被这么对待!”

    当毕生所有委屈发泄不出,那只有化为怨毒,才能继续留存意识,他咬牙切齿道:“凭、什、么!”

    这三个字,字字含恨,既是诘问柳四,诘问鱼不悔,更是诘问天地不公。

    他身后的桃树若有感应,顿时沙沙作响,剧烈摇动,桃花片片飘落,洒下漫天花雨,但对柳四而言,这却绝不是什么浪漫,而是赤|裸裸的杀机!

    柳四反应极快,拽住鱼不悔就往后退,但桃树的动作更快,那些花瓣飘落半空,倏然一顿,朝他们激射而来,铺天盖地,避无可避!

    “鱼不悔,你竟敢起名叫鱼不悔!”桃树狂笑,“你对杀了我,一点都不后悔是吗!别忘了你的命是我救的,你还杀了我,我在这里等了多少年,才终于等到你,你欠了我两条命,我要把你挖、心、剖、肝!”

    那些花瓣挟着凌厉劲风,裹着森森魔气转瞬即至,柳四一鞭下去,狠狠抽在地上,也鞭开了大部分花瓣,但依旧有漏网之鱼的花瓣急速掠来。

    第一波未了,第二波又至,肉眼所见,数之不尽,柳四能抵挡住大部分,却无法抵挡所有,尤其是在鱼不悔没有援手的情况下。

    “鱼不悔!”柳四忍不住怒喝,“你清醒一点,他现在是魔物,要杀了我们!”

    鱼不悔微微一震,手中剑光疾射而出,但终究晚了半步,花瓣半途化为汹涌魔气,不过稍稍迟疑,他的半边脸颊旋即被魔气侵蚀,刺痛难忍,一摸就是一手鲜血。

    而在他身后,魔气须臾已至,半空变幻,化出桃树人形,白衣人五指并屈成爪,五股魔气向他当头抓下,鱼不悔刚刚屏退正面袭来的花瓣,再要转身必然不及,柳四原本左支右绌,见状也只能抓住鱼不悔一个旋身,桃树五指硬生生从他肩膀上抓下一大块血肉!

    柳四闷哼一声,抬手出鞭,但这时从地面又伸出无数根茎,将他们双腿缠住,迅速蔓延而上,很快缠住柳四执鞭的手腕。

    鱼不悔剑光起落,将根茎纷纷斩断,但桃树的威力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强大许多,因为这里就是对方的地盘,环境为桃树提供源源不断的魔气,而鱼不悔和柳四却无法将魔气化为己用,,桃树双手一挥,如臂指使,四周魔力澎湃,立刻将两人团团裹住,动弹不得。

    巨大魔压之下,柳四禁不住吐出一大口血,双膝一软想要跪倒,却又被前后魔气压迫,四肢俱受束缚,但桃树化成的白衣人看也不看他一眼,汹涌杀机直奔鱼不悔而去。

    鱼不悔的凌厉剑光也被对方拦腰截断,他伸手抓向桃树,身形已是极快,仍然扑了个空,只闻半空冷笑一声,脑后森冷,魔气扑来!

    千钧一发之际,柳四又是一口鲜血喷过来,直喷了鱼不悔满头满脸,但本欲将他脖子切断的魔气也随之凝滞片刻。

    这口血不是刚才受伤吐的血,而是他连同部分精魂一并吐出的心头血,只因四肢受制,情势紧急,他实在想不到办法为鱼不悔解围了,只好出此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下策。

    幸好鱼不悔早已反应过来,借着这一口血为他争取的时间,当机立断一跃而起,手中剑光大盛,以夺目之势斩向桃树!

    魔气与剑光在半空相遇,桃树以排山倒海之势压得剑光凝固。

    两人咫尺之距,白衣人面容冷漠,被魔气笼罩的脸微微发黑,诡异莫名。

    这熟悉而又陌生的表情,令鱼不悔一时恍惚,分不清真实与否。

    “鱼不悔!”柳四的声音传来,将他从迷梦中硬生生扯回来。

    魔气已经缠绕上鱼不悔的脖颈和四肢,将他整个人固定在半空,随着越收越紧,鱼不悔渐渐窒息。

    “我叫鱼不悔,不是因为我不后悔夺了你的生机,变成人。”他似要望入白衣人的眼睛深处,将迟到了两千年的遗憾说出来。“而是因为我与一棵桃树相交结伴几百载,共同看那日月星辰变化,从来不悔。”

    魔气之后,白衣人似乎面露惊愕。

    鱼不悔手腕一震,剑光将魔气震碎,直取敌人要害。

    “阿桃,我无数次后悔自己没有及时赶回去救你,如果可以,我愿意把自己的命给你,但你化魔之后,我不能不杀你。”

    他不知道桃树听见了这句话没有,或者对方从头到尾就是他的心魔所化,鱼不悔眼睛发红,喃喃道。

    但漫天剑光仍旧绞碎了魔气,白衣人终于彻底消失,点点白光混杂在四散的魔气之中,如同桃树毕生未解的憾恨。

    对不起!

    柳四腿一软就要倒下,被鱼不悔伸手搀住。

    “他其实应该不想杀你的,不然我们刚才很难逃过。”柳四气喘吁吁道。

    “我知道。”鱼不悔闭了闭眼,眼泪无声落下。

    柳四察觉了,但他装作没看见。

    鱼不悔和桃树,如果不是造化弄人,他们现在,可能在特管局共事,可能一起隐居在某个地方,未必是伴侣,但一定是过命的至交。

    柳四轻轻叹了口气。

    “抓紧我。”他听见鱼不悔道。

    柳四下意识照办,下一刻,他身体一轻,紧接着像是跌入无底深渊,竟是鱼不悔生生把自己拽起,从前面跃下。

    “刚才他消失之前告诉我,这是深渊的分支点,只要从这里跳下,就能抵达深渊核心!”

    呼啸风声和着鱼不悔的话一道传入柳四耳中。

    没等柳四说话,四周电闪雷鸣,雷声在耳畔炸开,连带身体似乎也微微一麻,眼前亮若白昼,柳四自入了深渊之后,从未见过如此亮的景象,不由惊呼:“冬至引了天雷!”

    天雷破开黑暗,也破开黑暗中的迷雾,两人同时从高处摔下,抬眼就看见一只巨大的凤凰扑向前面不远的冬至,凤凰在半空一化为二,二化为四,分四个方向将冬至团团围住,令他动弹不得,无法突围。

    黑气随着凤羽舞动飞旋而出,将他周身全部晕染成黑色气海,黑暗气息从四面八方涌来,压得柳四他们快要喘不过气。

    这里的魔压比刚才还要浓郁百倍,柳四简直想象不出冬至是如何在那样的环境下还坚持想要摆脱凤凰的攻击,一步步往阶梯上走的。

    他顾不上自己胸口闷痛,抓着鞭子就朝对方飞奔而去。

    鞭影落在半空缠住其中一只凤凰的翅膀,凤凰被激动,立刻掉转脑袋,另一边翅膀朝柳四扇来,阴风带起令人几欲窒息的魔气,丝丝缕缕被吸入体内,更觉四肢百骸火烧似的发疼,柳四感觉自己握鞭的手快要抓不住凤凰之际,就见对方双翅一振,带起的狂风彻底将柳四狠狠拍出去,柳四至半空旋身,鞭子缠上凤凰的脖颈,人借力跃上凤凰后背,收紧长鞭,令凤凰吃痛,引颈怒吼。

    但即使如此,冬至周身也还有三只凤凰,这些凤凰是从波卑夜身上分出的深渊本源力量,虽然不是真正的神兽,但在这里,力量也被无限放大,几乎是无敌状态,它们扇动翅膀扑向冬至,黑色气旋将冬至禁锢在中间,令他进退不得,身体被魔压刮出一道又一道的伤痕,这些魔气对肌肤的腐蚀性,使得伤口很快发黑,连带流出来的血也都变成黑色的。

    换作以前,冬至绝对想不到自己能够一人与三只堪比神兽力量的凤凰周旋,但现在,他感到自己的力气正在快速流失,握剑的手越来越沉重,要不是心中始终有一股气支撑着,他现在可能已经倒下去了。

    凤凰突然一声哀鸣,身体被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