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季轻舞猜的倒是没有错,杨小言,的确是为了复仇而来的。

    她本来的时候,是在外面执行任务的,但是谁先到竟然收到了这样的惨讯,于是她在悲痛之下,一个人来到了这里。

    结果当然不出所料,杨小言虽然是一个优秀的杀手,但是却还是抵不上秦连西那里藏龙卧虎。

    她被抓住了。

    刚开始见到秦连西的时候,她也不敢相信面前这个斯文好看的男人,是恶名昭彰的鬼面。

    但是很明显的,鬼面的状态不太对。

    他高高在上的看着她,脸色有些苍白,气势却是一点儿都没有减弱。

    杨小言全身都忍不住哆嗦,却是强行忍住了。

    就在秦连西想要杀掉杨小言的时候,她忍不住冷哼了一句,“怎么,也想要把我开膛破肚吗?”

    当杨小言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却是看见秦连西的眼睛瞬间涨血充红,他的脸色苍白,看上去的时候越加触目惊心。

    “……你再说一遍?”

    他的语气十分的阴森,简直就跟个恶鬼一样,但是杨小言也是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反而是冷笑了起来,“你杀了我姐姐,有本事就把我也一起杀了!”

    最后的一句话,杨小言几乎是吼出来的,她的眼角赤红,像是压抑着无数的酸楚和绝望。

    但是没想到,秦连西却是愣住了,他坐在那里,神情竟是有些恍惚了起来。

    他没有杀她,却也没有放过她。

    而他们的组织,早就已经被秦连西给一锅端了,杀的干净利落。

    这些年,杨小言也一直跟在秦连西的后面,刚开始她是恨着的,到后来……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感情究竟是什么了。

    但是她从来不敢想。

    秦连西对杨小幺的感情是真的,但是,他亲手杀死了杨小幺,也是真的。

    杨小言紧紧抓着那张纸,眼神渐渐尖锐坚定起来。

    她忽然想起来了,她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她是来报仇的。

    杨小言仔细的将信折起来,然后递给了季轻舞,她低声道,“我会杀了秦连西,就算是不行,我也会跟他同归于尽……但是他实在是太厉害,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这个给你。”

    季轻舞有些疑惑的看着她,“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杨小言苦笑了一下,眼神有些恍惚,“这个……是在我死了以后,要是秦连西没有死的话,就把这个给他看。”

    季轻舞下意识的捏紧了这份信,还是没有想通,“这个给他看,又有什么用?小幺都已经死了!”

    杨小言面无表情的看着远处,却是忽然低声道,“所以,我让他死也死不成,活着也永远活在懊悔之中!”

    季轻舞猛然一惊。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秦连西其实一直都以为,杨小幺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楚岩的,结果没想到那个被自己亲手杀死的,却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他还杀死了一个深爱着自己,甘愿背叛一切的女人!

    如果秦连西知道这一切……季轻舞忍不住结结实实的打了一个哆嗦。

    她都不能想象,如果秦连西知道真相之后,会是什么样子了。

    如果是季轻舞的话,那还真是不如死了算了。

    杨小言转过头来,她的眼睛里面像是带着泪,又像是什么都没有。

    她看着季轻舞,瞳孔漆黑,满是她的身影。

    “……拜托你了!”

    季轻舞后来,常常在想这一天的这一个画面,都感到很后悔。

    如果她在这个时候,能够多劝劝杨小言,后面的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但是这个时候,季轻舞被杨小言决绝的眼神给吓住了。

    杨小言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还转身警告她,“你会没事的,但是,不要妨碍我的计划。”

    季轻舞有些楞楞的看着禁闭的房间门,半晌,她才缓缓低下头看着这张纸,忍不住叹息。

    她现在都不知道,这张纸,究竟是找到好,还是不找到好了。

    这里又囫囵的过了几天,直到季轻舞完全没想到的那个人出现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的反应了过来。

    来的人,是林霖。

    林霖还是和以前差不多,但是比起以前那个铁血女强人的样子,她像是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连眼角眉梢都染上了彻骨的疲倦。

    季轻舞知道,那是因为季梓扬的逝去,对她造成了十二万分的打击……就连季轻舞,如果没有这个意外,现在还可能缠绵与病榻。

    来到这里,大概是因为被吓的原因,季轻舞忍不住强迫自己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